一度与武汉共患洪水之灾的江汉关

 

1931年大水中的江汉关

如果说1930年的江汉关还与江面“平起平坐”,1931年的江汉关已是“高人一等”。相片 中的江汉关筑起了高高的堤防,这是因为当年初夏,武汉地区连续三个月阴雨连绵,长江、汉水位一个劲地猛地往上升,三个月时间内,降雨量竟达到879.7毫 米。在江汉关档案里,记录了1931年长江洪水最高点53.65英尺,这是汉口1931年大洪水位最高点、最权威的记录。武汉三镇99%面积被淹,受灾人 数超过60多万人。以至灾后物价飞涨、商业萧条、金融业衰退,大量劳工失业,汉口好多年都没能恢复到灾前水平。

1931年后的江汉关​

身处灾区的江汉关, 自然也没能摆脱被淹的命运。即便江汉关的地基比长江平均洪水水位还要高,江汉关水位也涨到28.28米,江汉关大楼一楼全部被淹,海关工作人员和报关人员 靠划子进出。这时江汉关最为繁忙的数临时设在大楼内的“汉宜渝检验所”,负责汉口的检疫工作,凡运载乘客的船都须通过免疫检查,据海关统计,当年接受疫苗 接种的乘客约12460人。大水使江汉关的进出口业务亦受到较大影响。时任江汉关税务司黎霭明当年底在《海关十年报告》中写道;1931的大水是“自开埠 以来最为严重的水患,它的影响在汉口贸易中将会长期感受到。因为周边的购买力已经削弱。如果1931年不发生大水,这一年在收入上或许是一个创记录的年 景。开年的头六个月里收入总额为5225650海关银两,而1929年同一时期只有28919561海关银两,况且这一年是创记录的一年。”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