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珍贵的贺喜方巾

      江汉关博物馆收藏了一件留有新旧两任海关关长签名的贺喜方巾,它无声地叙说着叙述着江汉关由旧到新的演变过程,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

      这件贺喜方巾为丝绸质地,长52.2厘米、宽32厘米,粉红底色。方巾左右镶有黄边,左上方绣有花卉和蝴蝶图案,右下方绣有喜鹊踏枝的图案和大红囍字,充满了吉祥美好的寓意。

      方巾的主人是解放前就在江汉关工作的海关老人崔祖元,该方巾在他家中已珍藏了62年了,是崔老的结婚纪念物。当他把这块跟随自己半个多世纪的方巾捐献给江汉关博物馆时,尘封已久的记忆即象闸水打开。

      那还是新中国成立不久,百废待兴,国家自上而下提倡勤俭节约。当时,江汉关的负责人给崔祖元做工作,希望他响应国家号召,不办酒筵,不收礼,给大家带个好头。为给予鼓励,特批他在江汉关大楼里举办婚礼。

      在江汉关大楼里举办婚礼,这还是这栋大楼建成以来破天荒地的第一次,这令崔祖元高兴不已。

      1950年5月7日,是崔祖元的新婚大喜之日。这天一大早,他就准备好了糖果、点心和茶水,以便招待前来贺喜的同事和亲朋好友。

      这时,新娘林竞文的一位前来参加婚礼的亲戚,送来一件丝绸方巾作为贺礼。见这件方巾中间空有一片地方,崔祖元灵机一动,这不正好给来宾作为签名留念之用吗!于是,他要表弟找来笔墨,并把方巾摆放在签字桌前。来宾们纷纷上前,兴致勃勃地签下自己的名字作为纪念,这件方巾也有幸成为崔祖元与林竞文的这场特殊婚礼的见证之物。

      下午二时许,这场热闹而又简朴的特殊婚礼在江汉关大楼内举行了,在大家的祝福声中,他俩也成为唯一在江汉关大楼举行过婚礼的一对新人,贺喜方巾记录了他们喜结连理的那一美好时刻。当天,前来贺喜的宾客有130多人,大多是新郎崔祖元江汉关同事,他们都按照新人的要求,在这件方巾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包括江汉关最后一任税务司蔡学团和新中国第一任武汉海关关长陈策。几十年过去了,当年一对新人如今已成耄耋老人,记录这场特殊婚礼的物件也大多已消失在逝去的岁月中,而唯有这块贺喜方巾老人一直保留至今,虽然经历了60多年的岁月洗礼,贺喜方巾已有些褪色泛黄,但上面所有签名的字迹仍是清晰可辨,历历在目。

      崔祖元原为长江航道局退休干部,84岁的老伴林竞文原为汉口医院五官科医生。崔祖元是江苏人,青年时代逃难至湖南读书,后考进税专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位于上海的江海关工作。1947年,因工作需要,他被调到江汉关江务课,担任长江航道巡轮的驾驶工作,从事航标管理事务,从此在汉安家落户。

 

      后来经人介绍,崔祖元认识了在武汉一所高级护士学校读书的林竞文。年轻时的林竞文家住武汉,性情善良,端庄贤淑,深深打动了崔祖元的心。但由于崔祖元个子不高,林竞文对这段恋情起初有些犹豫不决。最后是林竞文姐姐的一席话拴牢了这段恋情。姐姐说:“海关是金饭碗,崔祖元老实,工作好,个子矮点不算啥!”崔祖元在江汉关工作,工资很高,福利待遇好,每个月的薪俸有140多块银元,相对于其他职业,海关真的是人们眼中的香饽饽。由于收入丰厚,他和林竞文谈恋爱时,偶尔也会到西餐厅享受一顿浪漫的西餐,每次就餐,两人吃的牛排加点心约需1块银元。

      建国前,江汉关行政负责人称税务司,1862年1月江汉关开关至1949年解放前,江汉关一直沿用外籍税务司制度,先后担任或代理江汉关税务司或临时负责人达323人次,其中中国人仅占9人,蔡学团就是最后一任华人税务司,就职时间是1949年1月8日。

      1949年5月16日武汉解放,武汉市军管会接管了江汉关,收回了关税自主权和海关管理权,海关的行政负责人改称关长,由陈策担任,蔡学团依然留在海关工作。如今,两位在武汉海关发展史上的重要见证人均已离世,但他们的墨迹却留在了这件贺喜方巾上,成为见证江汉关历史变迁,以及建国初期国家提倡移风易俗良好风气的重要见证物,真是弥足珍贵。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