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40年代的预防接种证明书

 

      2013年8月,江汉关博物馆筹建处征集小组赴上海征集文物,从藏家手中得到一张民国三十四年元月十七日卫生署汉宜渝检疫所颁发给潘仲鱼的预防接种证明书。证书为纸质,长25.2厘米,宽17.6厘米,编号4857,左下角贴有潘仲鱼的照片,照片上加盖“卫生署汉宜渝检疫所”圆形钢印。预防接种证明为全英文,内容如下:

      兹以证明潘仲鱼,男,27岁,中国籍黄种人已接受以下疫苗:霍乱疫苗:第一次1945年1月2日,第二次1945年1月9日,第三次1945年1月16日;天花疫苗:接种牛痘疫苗1945年1月2日;破伤风疫苗:无伤寒疫苗:第一次1945年1月2日,第二次1945年1月9日,第三次1945年1月16日;斑疹伤寒疫苗:第一次1945年4月30日,第二次1945年5月6日,第三次1945年5月13日;黄热病疫苗:1945年1月9日,其他。”下有检疫所所长和主管医官的签名,及中文说明“预防接种证明书,查潘仲鱼君业已接受上列各项预防接种,特予证明。

      检疫工作是中国近代海关包揽的重要业务之一。1842年前的中国从没有检疫一说,但随着南京条约、天津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定,我国被迫陆续开放的通商口岸越来越多,对外贸易与商船日益频繁,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的防疫开始引起重视。

      为了防止这些传染病借着交通线路蔓延传播,欧洲一些国家包括其所属的东方殖民地先后开创了检疫工作。我国的检疫工作是从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开始的。直到1902年才由江汉关制定检疫规则,办理船只人员兽类货物等的消毒,对进出口船只进行检疫,以防止人与动物等各种疫病的传入和传播。

      1904年7月25日,江汉关对原有检疫规则进一步完善,出台了《江汉口防护染役章程》15条,对染役及可疑船只上的旅客、物品的处理等制定了更为周密详细的规定。

      根据江汉关防护染役章程的规定,入境的染疫可疑船只和人员在进港前,一律要在界外指定地点滞留、隔离,并悬挂疫旗或特别灯光信号,未经港务长或港口卫生人员允许,无论何人,在船上者不许下船,在船下者不准上船,听候验疫办理。在此期间,如果未发现船上人员染有传染性疾病,方可允许船舶进港和人员上岸。这种带有强制性的隔离措施,对阻止疫病的传播蔓延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1926年,国民政府在汉口设立卫生局,试图由此插手由江汉关掌管的检疫事务。为此,汉口市临时市政会议通过了《汉口市江岸检疫暂行规则》,并派员与江汉关进行会商,但因江汉关依照防护染役章程,与九江关办理检验手续十分周密,《汉口市江岸检疫暂行规则》在实际操作上有困难。因此,为了不与海关条例发生抵触,汉口卫生局不得不放慢了控制长江检疫的脚步,暂不派人上船对进出口船只进行检疫。

      虽然暂缓插手港口检疫事务,但国民政府一直没有放弃过努力。1929年,通过交涉,国民政府卫生部终于接收了海港检疫的管理事务,并颁发了海关检疫章程和海关检疫所组织章程。此后,江汉关不再监管对进出口船只、货物的检疫事宜,其检疫工作交由武汉检疫所办理。

      颁发此证的“汉宜渝检疫所”的前身就是武汉车船检疫所,它是1931年时在江汉关内成立的,同年11月,国民政府卫生署全国海港检疫总管理处接管该所,改为汉口海港检疫所。1932年又改名武汉海港检疫所。1938年武汉沦陷前夕,该所内迁宜昌,后迁重庆,更名为“汉宜渝检验检疫所”,主要担负控制长江上游传染病传播及重庆航空港的检疫任务,并定期发布《疫情简报》。这张预防接种证明书就是证书人当年为申请出国留学,汉宜渝检疫所为其开据的接种证明,只有持有该证者才能具有出境资格。

      据档案资料记载,证书人潘仲鱼(1919—2006)是浙江湖州人,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商人家庭。18岁那年,他离开上海入读香港大学土木工程专业,1940 年以二级荣誉的优异成绩毕业,推荐到香港政府工务署当见习工程师。一年后,香港被日军占领。面对国土沦丧,有着强烈爱国心的潘仲鱼既不愿留在香港为日本人卖命,也不愿回到沦陷后的上海,于是,他决定投奔在大西南的国民政府。

      1943 年,潘仲鱼随同难民队伍,一路风尘,经惠州、韶关、桂林,最后到达战时的陪都重庆。1945 年,德国战败,国民政府部署战后重建国家。经过考试选拔,潘仲鱼被选派到美国进修。8月,他随2000余名各路精英登上了美国军舰,远赴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美国内政部垦务局,学习水电站和水利枢纽工程的设计,从此与水利水电结缘,在1949年10月学成归国后,一辈子投身于中国的水利水电的建设事业,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成为中国著名水利水电专家,曾任福建省第一届人民委员会委员、第三届、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省水电厅党组书记、厅长、总工、省政协常委、省科协副主席、教授级高工、享受国务院第一批特殊津贴专家。

      江汉关博物馆收藏的潘仲鱼预防接种证明书,历经七十年风雨,纸质虽已微微泛黄,但保存完整,它既是潘仲鱼人生经历的见证,也为我们研究武汉卫生防疫史和汉口海关史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