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领事致江汉关监督的照会

      坐落在美丽东湖之畔的湖北省档案馆收藏有一份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8月,美国总领事写给江汉关监督的照会。照会长60厘米,宽22.2厘米,系用毛笔抄写在仿古宣纸上,内容如下:

      为照会事,昨今两日驻本镇各领事官聚会。蔽署公议保免本镇疫症,以杜传染。其最酷者惟发热一症。由申来汉之轮船中,如有此症未知,贵监督系用何法保免传染本镇。上年西七月初七日,定有此项保免章程,贵处曾否行于鄱阳、江孚、江永、江宽、亚地三各轮船。此各轮船载来客人未经医士验过,如何可以准令上岸?请烦知照蔽处,各领事官是望上年章程系保免发热症传染本镇。兹各领事官又定一章程,较上年所定者尤加详细,今随文呈上,请即迅交江汉关极力施行。各领事官并请将逐日查验清单送交蔽署,更祈印送各领事、各商行、各轮船、,并张贴江汉关门首。缘此事极为紧要,医士恐或不及,应请添聘一医助理,消患无形,岂非美事。相应照会贵监督,请烦查照,望切施行,须至照会者。

计粘章程五条

一、无论何船来汉,如内有人于未到汉口之前十日或有病或病故者,该船头桅杆

上须悬挂黄旗。此黄旗须由医生允许方准下旗。更只准在德租界外之下抛锚。亦俟医生允许方得上泊埠内。

二、无论何船来汉,泊在湾船处所,其悬挂黄旗抛锚江心者,无论何人皆不得擅

自上下,须医生验过,允许方能上岸下船。

三、如先本无病及船到湾泊处所时始发病者,须诉知大副,大副即告知医生或再

抛锚下边埠外。

四、治病全权悉由医生掌管,船上人或病或死,一任医生指使,并洒除病药水于

船上。

五、无论何国人,如有破坏此章程者,定由其该管官惩办。

      该照会真实地反映了江汉关兼办检疫业务的历史,也揭示了武汉第一个检疫章程-----《江汉口防护染疫章程》出台的背景。

      1861年汉口开埠之前,武汉与所有中国人一样,根本不知道防护染疫那档子事,一旦遇上疫情,官府完全束手无策,只好任其发展,眼睁睁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殒灭。远的不说,就在清道光十二年(1832年),汉口曾发生大疫,染疫死亡的不计其数.“有沿途倒毙者,有阖门不起、财货充斥而待党族收埋者。自春至夏,流行近半年,届秋始止。”

      19世纪中叶以后,随着汉口开埠,西医传入,人们开始对病疫有了了解,防护意识也逐步增强。20世纪初,汉口地方政府开始将卫生防疫和检疫工作纳入政务,三镇的街道上从此有了清道夫清除垃圾,外国教会医院也有了传染病发生的记载。

      1902年,江汉关始开办检疫业务,主要是对过往的船只和乘客施行检疫。检疫初始,江汉关监督岑春蓂与各领事协商制定了防护染疫保免章程,并雇一名英国开业医生,在遇轮船载有染疫之人或死者进口时登船视察办理检疫。

      由于此项工作对江汉关是个全新的工作,无经验可循,实际情况与设想的又有不同,制定的章程也不尽完善,如章程中就没有规定轮船如载有染疫之人晚上到达该如何办理,因此在具体执行防护染疫保免章程中难免出现未照章办理的情况。例如轮船招商局的江裕号轮船,进口时载有患有霍乱症的江汉关代理税务司斌尔钦,照章应悬挂黄旗,停在口界外。但该船是夜间到埠的,考虑夜挂旗无人能看清旗色,病人不马上救治定必死无疑,就没按规定悬挂黄旗,也没有按规定在口界外停泊候至天明,而是立即进口,迅速报知医员,将病人送下船,并将轮船查验熏净。这样处置于情于理似无不妥,但守法意识极强的外国领事官们不满意了,加之一些不实的“传闻”,他们认为江汉关监督与税务司未尽保免疫症传染之责,于是在汉的各国领事官聚在一起,拿出个5条章程,这就有了上述的照会。

      江汉关监督接到照会后,“核阅之余,殊深讫异,知系各领事未经查明其中实在情形……”于是,将查明的情况,回告给美国总领事,同时还告之去年章程“漏未议及”的“轮船夜到”问题,数日前税务司也拿出了相应办法,并通知了各轮船。

      照会风波很快平息,江汉关的检疫工作有了各领事的督促,也更加有序细致。随着此项工作的深入展开,初期制定的染疫保免章程已经无法满足实际需要,这样《江汉口防护染疫章程》于1904年7月25日正式发布。该章程共17条,前15条对涉及染疫的各种情况的处理作了详细明确的规定,后2条主要是违章的处置及该章程增改的办法,明显较前更为完备周密。此后二十多年武汉的检疫工作基本是按该章程来实施的。

      美国总领事致江汉关监督的照会是目前为止少见的反映武汉早期卫生防疫历史的珍贵史料,对研究武汉海关历史、武汉卫生史具有较高的价值。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