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税务司贺智兰

 

      在江汉关的历任税务司中曾出现过一位在摄影上有着极深艺术造诣的摄影大师,他不仅天资聪慧、才华出众,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和粤语,而且还擅长摄影。由于工作的关系,从他1898年踏上中国的土地到1930年退休回国,整整32年中其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每到一处他都用镜头记录下海关的日常工作生活以及当地的风土人情,这些真实而鲜活的历史照片记录下了一位外籍税务司眼中的中国,也为我们今天了解中国近代海关提供了宝贵的资料,他就是江汉关第三十六任税务司贺智兰。

 

      贺智兰,英国人,1874年12月18日出生在是英国西南部的历史文化名城埃克赛特。埃克塞特是一座洋溢着多彩个性和古老文化的浪漫城市,在这样一座城市中长大,使得他从小就受到西方文化艺术的熏陶,对异域文化有着特别的向往。1897年贺智兰以优异的成绩从牛津彭布罗克学院毕业,当时他面临二种选择,去中国的海关工作或到英国的殖民地印度做管理。而19世纪末,中国的悠久的历史文化对于英国年轻一代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他们都渴望有机会去看看这个有着迷一样魅力的东方大国。早就有着中国情结的贺智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国海关。

      1898年5月,年近24岁的贺智兰,满怀青春梦想,进入了中国海关,先后辗转于南京、天津、九龙、汕头和南宁等海关工作。1917年已有着21年丰富海关工作经历和工作业绩的贺智兰开始走上领导岗位,初任南宁海关副税务司,1921年4月升任税务司。1923年调任瑷珲关税务司,随后又分别成为汕头关和粤海关税务司。1929年11月,就在他临近退休前,总税务司又一纸调令,将他调往江汉关任税务司。翌年4月,贺智兰依依不舍地从江汉关税务司任上退休,自此他长达32年的海关生涯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贺智兰任期时的江汉关,正值武汉对外贸易转型期。此时的武汉,因国内战争和年年大小水灾不断的影响,以及粤汉铁路通车后华中部分地区进出口货物改走广州口岸,江汉关的进出口总额在1928年达到历史最高值后,已开始呈现下滑的态势,但最初的下滑幅度是缓慢的。1929年江汉关的税收仍达到826万关两,其中蛋品出口额在汉口全部外贸出口额中居于前列,1929年为190756担,到1930年达到了历史最高的222112担。应该说这与贺智兰卓尔有效的工作是分不开的,以致武汉地区的税收在他任上较前没有太大的波动。

 

 

      但总体来说,这个时期武汉整体经济是下滑的,主要还是受到政治局势的影响。1929年4月,国民党中央军进入武汉,国民政府改武汉市政府为武汉特别市政府。当地市场对于政治形势的变化本能的表现出紧张和观望的态度,导致贸易停滞。随后,南京国民政府宣布全面抵制日货,禁止日货进入内地市场,造成内地对英国货需求的激增,英国货迅速占领市场,卖家大量进口英国货物,以期在抵制日货的政策撤销前销售出去大捞一笔。政府对日货的限制直到六月底才逐渐放开,日本纱线布匹重新赢得市场,商人又开始以低价囤积日货。由于政治形势的不稳定,使人们普遍担心冯玉祥会反攻南京,进而威胁到武汉,这种情况下市场自然不可能活跃起来,经济萧条也就在所难免了。此时汉口的商家普遍感到生意难做。

      天命之年的贺智兰凭借着多年海关工作的经验和稳健的作风,履行着一位税务司应尽的职责。他不仅海关业务工作十分出色,而且为人和善,平易近人,体恤员工,在他的相册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他和属下的合影,他关心下属的事例也是多不胜数。

      1930年4月,在江汉关主持工作仅半年的贺智兰到了退休年龄。15日,接到退休批文的他致信美、日、德 、意、芬兰、瑞士、挪威等大使馆,正式将江汉关税务司一职移交给乔利C.H.B.Joly代理税务司。不久他即告别了职业生涯最后一站武汉,返回了家乡英国。回英国后,他将自己在中国拍摄的大量照片整理成册,陆续发表在报刊、书籍中,让更多的人通过这些照片了解了中国。目前他在中国拍摄的这些照片收藏在英国伦敦的亚洲学院档案馆内,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

      1929年江汉关进出口货物净值26551万海关两,在全国四大口岸中间接贸易额位居于第三位,关税收入保持在826万海关两左右。1930年口岸进出口货总达到31648值万海关两,全年关税收入达7496549海关两,间接贸易额在全国四大口岸中位列第四。这在当时经济逐渐衰退时期算是个不错的成绩。以上这些数据表明,贺智兰尽管担任江汉关税务司时间不长,但为稳定武汉地区的经济做了大量工作,其业绩是值得肯定的。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