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江汉关监督的民国外交家陈介

      说江汉关监督一职是香饽饽并不为过,别看它具体管的事有限,但监督却似走马灯的换了一茬又一茬。从1862年到1938年江汉关监督被撤消以前,75年间,出任江汉关监督人数近40人,差不多2、3年就换一个。严格说起来,江汉关是因对外通商而设,江汉关监督从一开始就充当了中国外交官的角色,应付对外通商事务,与外国人打交道,处理中外纠纷等,都要有一定的外交素养和外交才能。所谓千人千面,良莠不齐。江汉关监督着实不少,可称为外交家的却是凤毛麟角,像担任第三十八任江汉关监督陈介就是其中难得的外交家。

      陈介,字蔗青,湖南省湘乡同凤乡人,出生于传统的诗礼之家。其父陈溶在清朝授奉直大夫,其祖陈树典也是位饱学儒士。1902年他由浙江省选送赴日本东京弘文学院留学,六年后又到德国柏林大学攻读法律、经济。长期的海外求学加上良好的语言天赋,使他不仅精通了日语、德语,还掌握了英语、法语和拉丁语,这为他日后成为出色的外交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12年陈介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国,这时满清政权已被武昌起义推翻,中国刚进入民国时代。北京袁世凯的北洋政府正在用人之际,应付外交商务之事正急,陈介的适时归国无疑是个意外惊喜,解了燃眉之急。北洋政府先后授予陈介工商部主事、商务司司长、农商部工商部司长等要职,负责国家商务要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国虽然积贫积弱,但也参与了英法俄等协约国,对德国、奥匈帝国等同盟国宣战。德国在中国天津、汉口等城市强占的租界,理所当然的要收回中国。1915年,陈介奉令到武汉,接收汉口的德租界。1921年,他被正式任命为江汉关监督兼外交部特派湖北交涉员,在这个职位上他一呆就是3年。

      1921年,陈介任江汉关监督之时,正是江汉关大楼即将建设开工的重要时期。原来经过前几任税务司多次努力争取、谈判,搁置了10余年的江汉关大楼的选址和修建终于成行。1922年11月4日,江汉关大楼奠基仪式举行,正式破土动工了,奠基大会由时任总税务司的安格联主持,陈介致开幕词,表达了希望通过中国海关这个窗口,使东方和西方紧密地携起手来,其言外之意无非是说外国人来中国管理海关应干好本份事,而不应是侵略与掠夺,应加强经济文化间的交流和合作。

      在陈介的监督和管理下,三年期间,江汉关各项工作顺利进行,并终于1924年1月21日胜利完工。这可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气势恢弘、巍峨的江汉关大楼,至今仍是武汉最具地标性的近代建筑,陈介功不可没。作为江汉关的官方代表,陈介亲自主持了新楼建成典礼,这也可称得上是江汉关建设史上的荣耀。

      主持完江汉关大楼落成典礼不到一个月,鉴于陈介出色的工作能力,他随后又调任汉口大陆银行经理,其后历任交通银行董事、上海银行公会和上海总商会常务委员、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董事等。这基本上同他回国初期从事的国家商务要事相符,且都是实职,不是一般的人才可以胜任的。

      陈介有着优秀的语言能力,并深谙国际事务,出任国民政府外交部常务次长之时,正是中日关系进一步紧张的时期,日本侵华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全国民情激愤。陈介于7月9日接见日本驻华参赞日高信六郎严正指出卢沟桥事变由日军挑衅引起责任在日方,列举出日方频频向平津增兵的事实揭穿日本侵华的阴谋,显“与日本国内外当局不顾事态扩大之声言,完全相反”,当日高信六郎表示“日方亦应保留对该事件之一切要求”时,遭到陈介拒绝,他严肃指出:“深信中国军队并无向日军挑战意思,但对于任何外国任意增兵来华侵略中国领土主权,殊难容忍,自不得不作正常之防卫”。由于中日实力严重不对等,加上日本侵华蓄日已久,虽然陈介的外交举措最终还是没能阻止日本侵略中国的步伐,但陈介在对日交涉中所表现出来不屈的民族精神和维护民族利益的坚强决心令人钦佩。

      1938年武汉会战爆发不久,中国政府任命陈介出任驻德大使。对德绝交后,陈介转赴美国纽约研究国际形势。半年后,仍以大使名义访问中、南美洲各国, 为争取国际社会对中国抗战的道义支持和筹集抗战经费而辛苦奔波。1943年、1944年和1945年陈介先后被任命为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大使,为扩大中国在拉美国家的影响做出了努力。1949年,国民政府在大陆溃败之际,陈介自动离职,结束了在他的职业生涯。数十年的外交生涯中,因其政绩突出,他获得过一等大绶嘉禾章、二等大绶宝光嘉禾章、二等文虎章、二等采玉章及外国勋章等,堪称民国时外交家中的佼佼者。1951年,他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病逝,享年66岁。他为中国近代外交事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