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暑胜地的江汉关关产

      河北北戴河、江西庐山、河南鸡公山、浙江莫干山历为中国著名的四大避暑胜地,其中庐山、鸡公山二处有江汉关关产,或土地闲置,或盖起别墅出租。四大避暑胜地的一半儿居然跟江汉关扯上了关系,而且两地与汉口分别相距数百公里和一百多公里之遥,足见江汉关的手伸得有多远了。

      1886年的冬天,英国传教士李德立途径九江,到了庐山不禁眼前一亮,心里顿时打起了算盘。经过多次谈判,李德立四年后以非法手段买下地势平坦林木茂密的牯牛岭东谷(即长冲谷)一带数千亩土地,盖起了庐山的第一座别墅。

      虽然为此纠纷不断,甚至发生了当地人火烧李德立私宅事件,李德立还是通过英国政府向清廷施压,终于在十年之后的1895年冬天,与江西德化县政府订立了租地契约。

      李德立十分精明,很有生意头脑,他将土地划块编号,出售给买主修建避暑别墅,这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几年之内便告售罄。靠买地皮掘到了第一桶金,这让尝到了甜头的李德立更加坚定了大力开发庐山的念头,于是他不遗余力,想方设法将毗邻的土地租借下来,划块编号出售,大发其财,赚了个盆满钵满。

      江汉关在庐山置办的关产主要有两处,分别位于牯岭第二号汉口峡基地和牯岭上中路102号,关产名为牯岭江汉关税务司别墅基地。“汉口峡”这个地名,还是1895年与李德立一起最早开发庐山牯岭地区的英国基督教新教苏格兰国家圣经会在汉口的教会取的。当时,李德立租下长冲山谷后,将它们划分为5个地段,编为130号地皮出售,其中1—5号位于汉口峡南岸。

      在庐山,除了牯岭江汉关税务司别墅基地,江汉关还有一些其他后来添置的关产。如1937年因撤销而划归江汉关管辖的长沙关,20世纪30年代初从美国人手中买下中八路115号别墅,有大小房间共14间,宽敞明亮,保存完好,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刘伯承元帅曾在此下榻。在一份1946年9月2日江汉关税务司署关于请长沙关查看牯岭别墅家具的公函中,就有这座别墅关产的地点、家具等相关信息。

      当时,外国人在鸡公山建造房屋也不是随便就能建的,不但要向业主购买土地,还要纳税。所纳税金以涉外税的名义由江汉关负责征收,所建房屋如果出租,租金也由各租户上缴江汉关,然后由江汉关监督转交鸡公山工程局,用来作为房屋维修和道路维护的费用。

      外国人蚕食鸡公山的情形引起豫、鄂两省地方官员的注意,闹出一场“鸡公山外人租地案”的涉外纠纷的公案来。

      当时的河南巡抚陈夔龙将外国人在鸡公山大肆租地建房的事情知会湖广总督张之洞,张之洞素有主权意识,立即行令江汉关道向各国驻汉领事发出照会,想方设法进行阻止,并上奏清廷,历陈利弊。经多次谈判磋商,1908年1月4日,湖北汉黄德道兼江汉关监督齐耀珊、河南南汝光兵备道吴某与汉口领事团领袖领事、英国驻汉口总领事法磊斯共同签订《收回鸡公山地另议租屋避暑章程》,规定凡是外国人购买的山地,不管是否报税,一概由中国方面出价赎回。然后在原教会区之外划出923亩作为外国人避暑官地,已建筑的房屋由中国方面估价赎回,再租给外国人避暑,今后外国人在山上新建的房屋,也由中国方面给价收回再行出租。

      汉口素有“火炉”之称,一到夏季酷暑难耐,鸡公山这块避暑消夏的风水宝地很快便吸引了江汉关税务司的目光,也跟风来插上一腿。据江汉关关产档案资料显示,1908年,江汉关税务司安格联派员在鸡公山购置地产3处,编号分别是127、133和134号,被称为“江汉关鸡公山基地”。

      当时,江汉关鸡公山基地营建房屋的计划被海关总税务司否决,所以一直闲置没有开发,只镌刻了四块“江汉关税务司”石碑,分立于地界四角,作为标记。在1946年8月24日的一份江汉关税务司署关于请鸡公山关产登记手续以书面告知看守人的公函中,还附有基地的三处图形,可见江汉关虽然因种种原因没有开发利用鸡公山关产,但一直都很重视,为了加强管理,还指定了专人看守。

      除了置办“鸡公山基地”关产,江汉关还曾管理过鸡公山的通邮事务。1904年在鸡公山南街西山坡建立的邮政局,就是由汉口邮政局管辖,专为便利外侨居山避暑而设,而汉口邮政局的最高主管就是由江汉关税务司兼任。

      1936年至1946年十年间,因战争和战乱,庐山上的别墅大多人去楼空,处于无人管理的状况。抗战胜利后,一部分被认领,大部分被江西省庐山管理局接收。建国后,江汉关除了在1980年4月海关恢复时收回江汉关大楼产权外,其余关产均在1956年武汉海关撤销前分别移交给有关部门,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在庐山和鸡公山的那些关产“飞地”了。

      江汉关虽然在庐山和鸡公山有关产,其税务司等高级职员是否来过上述二处消暑度假,或者在这里发生过什么故事。目前没有资料可资证明。青山依旧如黛,山泉依旧潺潺,参天的古木依旧昂然挺拔,林立的洋房别墅依旧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庐山、鸡公山避暑胜地的名声依旧闻名遐迩。大江东去浪淘沙,也许他们留在这里的百余年前的那些足迹太浅,早已被岁月的风雨冲洗干净,已变得了无痕迹。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