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片称作“洋药”公开销往中国


中国的国门被列强的炮火强行打开,最直接的导火索是被称作“洋药”的鸦片。“害人无过此洋烟,断种戕生遍大千。枪毙死心犹不息,依然藕断又丝连。”这首清末民初的《汉口竹枝词》,深恶痛绝的对象就是祸害近代中华、榨取中国钱财的鸦片。

因巨额税收放任鸦片进口

鸦片有催眠、安神、镇痛、止泻等功效,因此明代一直作为药材进口,但随着烟斗、烟叶的传入,国内开始有了吸烟者,且发展迅猛,引起封建统治者的恐慌。明朝末年,崇祯皇帝为挽救国运,下令禁烟。由于当时有人把鸦片混入烟草吸食,结果烟草被禁却导致吸食纯鸦片的泛滥。

鸦片大量进入中国后,对中国人的毒害是致命的,一旦吸上瘾便很难戒掉,敲骨吸髓,摧残身体。如果说清朝政府对鸦片的危害缺乏认识是不对的,雍正早在1729 年就下令禁止鸦片贸易,而且对违禁者制订了严厉的处罚措施,包括打100军棍、流放、处死等。但这种处罚对内不对外,尤其对吸食鸦片者免于责罚,也没有限 制鸦片进口,这无异于助长了国外鸦片的大量涌入,到了1767年,鸦片进口贸易由雍正时期的200箱发展到1934年的30000箱以上。究其原因,固然 有清廷放任自流的责任,主要还是朝廷对鸦片进口征收的可观税费的诱惑。

因国库空虚力行戒烟

到嘉庆时期,朝廷国库银两剧减,才引起朝廷的高度重视。1799年,嘉庆皇帝颁布禁鸦片令对鸦片进口、销售和国内种植罂粟进行打击。可积重难返,尝到甜头的官僚们阳奉阴违,不但掩护鸦片种植、加工,还与英国鸦片贩子互相勾结,大肆走私鸦片。

林则徐在湖广奏稿中所述禁烟成绩

道光皇帝发现国库库银已从七千万两下降到不足一千万两,财政枯竭。尤其是大批官吏和兵丁吸食鸦片,致使统治力量日益削弱。于是力排众议,启用林则徐担任禁烟 钦差大臣,试图借他这瓢水来“灭火”。林则徐不负众望,虎门销烟的一把火,大快人心。随后,在鸦片贩子的鼓吹和策动下,不甘心失去中国市场的英国开始使用 远征舰队,利用中国的禁烟运动进行炮舰外交。鸦片战争的失利和不平等条约的签订,使中国政府对鸦片大量进入中国的状况越来越缺乏约束力。

鸦片战争后默认鸦片进口

19世纪中期,英法等国开始向中国大量输出鸦片。战后签订的《南京条约》中,只字都没提鸦片问题。英国一直想引诱清政府改变禁烟的策略,所以回避条约之内的明 白条款。而清政府由于禁烟引发的战争所带来的创伤,对这个“祸根”能回避的尽可能回避。为求和平,讨好英国,中国钦差大臣耆英在谈判中,一再表明中国政府 的禁烟举措只局限于本国军民不得吸食,不过问外国商船贩运鸦片,事实上默认了列强的鸦片可以销往中国。

虽然在1884年的《望厦条 约》和《黄埔条约》中,将鸦片列为违禁物,但在两次鸦片战争期间,鸦片的走私及贸易事实上是被允许的。大量的走私鸦片从印度起运抵达香港后,由老牌的鸦片 走私商行英国“怡和”、美国“旗昌”等指挥各自属辖的小型快船,迅速分散运送到中国各沿海口岸。

鸦片作为“洋药”合法化

清政府为了筹集镇压太平天国的军费,向鸦片商公开征收“义捐”。1855年上海查获25箱走私鸦片,经英、法、美领事的干涉,以每箱征20元税后发还。鸦片在各通商口岸征税的情况,已成为不成文的规定,鸦片贸易公开化了。

这时,鸦片贸易合法化的谈判也在中英政府间紧锣密鼓地进行。1854年、1856年,英国等列强趁机提出“修正条约”,欲将“鸦片贸易合法化”纳入修订的条 款之一。1858年10月修订中国关税税则,同意了鸦片的贸易合法化。1876年,《烟台条约》明确规定鸦片进入通商口岸,由海关统一征收进口税和厘金, 时称“洋药税厘并征”。1885年中英签订《烟台条约续增专条》,其中专列“洋药祥章”,凡鸦片进口,必须先封存于海关具结准设的栈房或趸船,每百斤鸦片 税厘纳银110两后,方准起岸。至此,鸦片贸易被披上合法的外衣,堂而皇之地销往中国。

在这种大气候下,江汉关也不例外,鸦片进出口贸易一路绿灯高挂畅行无阻,一度成为进口货物中的大宗。据江汉关统计报告显示,1864年江汉关进口鸦片1999担,到了1881年,进口鸦片增至3923担,达到年进口的最高峰。

鸦片市场萎缩

1911年6月,江汉关总税收额比去年同期有了大的提升,但 “洋药正税、洋药税厘”两项税收却只有352关两,远远低于去年6月份的1808关两。原来,光绪皇帝为挽救日益衰亡的晚期清政府,推行新政,于1906 年颁布《禁烟章程》,以10年为限,达到禁绝吸食、种植鸦片。在此背景下,中国进口鸦片到1911年已大幅减少,而本土鸦片生产量则减少至60%。因 此,1911年6月汉口鸦片(洋药)税收大幅降低实是鸦片市场萎缩,因势使然。

晚清汉口鸦片烟鬼正在吸食鸦片

从晚清到民国时期,武汉三镇鸦片烟馆林立,如后花楼的三太、统一街的福生,都是铺设讲究的高档售吸所,冷有毛皮垫褥,热有广东凉席,还备有泥金茶壶和上好香 茶,就是档次较低的普通售吸所,也都必备有10—20支烟枪,数百两烟膏。难怪浙江余姚秀才叶调元流寓汉口时,目睹此状,不禁写下一首《汉口竹枝词》以记 其事:“破房歪炕一灯燃,过引人来竦两肩。几口呵完神气爽,带头捋下押衣钱。”鸦片对武汉市民的毒害之深,于斯可见。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